[楊冪][分享]170721 楊冪:文藝新片演殘疾人,傢是我要保護的最後隱私——IDOL新聞

[新聞]171130 網曝楊冪將代言Adidas Originals 蜜蜂靜候官宣準備買買買!


[盤點]171130 《扶搖》官宣至殺青點滴全回顧:楊冪與劇組誠意奉上一部上乘佳作


· 完整實錄 ·

譚飛:說到你現在對表演的追求,我知道你最近也在演一部文藝電影,而且據說這個電影的導演是很難合作的,以前好多演員被他罵過。

楊冪:他罵人的嗎?他隻折磨人不罵人。

譚飛:對,我記偏差瞭,真是折磨哭的話那不更嚴重。

楊冪:好幾個哭瞭。

譚飛:所以你的工作人員還擔心過,說楊冪一去會不會跟那個導演不對付但發現不是,你跟他反而處得賊好。

而且你有一次穿得邋裡邋遢地去一個農貿市場,還點瞭雀斑什麼的,沒有化妝、完全素顏,那個時候發現所有人都沒認出你你覺得感覺特別好。

你講講這種經歷,因為其實你蠻少這樣的經歷瞭,大傢都知道你是楊冪楊冪來瞭的那種感覺。

楊冪:前段時間拍瞭一個文藝電影,然後導演在拍瞭十天以後跟我說為什麼你還沒哭,那誰跟我拍戲的時候一個星期就抱頭痛哭,誰跟我拍戲的時候在片場哭得拍不下去戲,我覺得自己倍受打擊,他說我們其實都是為瞭戲好。

我說我為什麼要哭,我說你先哭我再哭,我說我不哭我有什麼好哭的,然後因為他們可能有一些習慣吧,因為我拍這部戲完全就是抱著一個學習的態度,而且也沒想著賺錢。

譚飛:而且花瞭兩個月檔期?時間還真緊。

楊冪:兩個月還是更久可能,因為之前有一個多星期去體驗生活,每天去村裡面逛一逛穿著特別樸素,去逛農貿市場然後學南京話。

譚飛:然後在這個過程你是不是感覺到瞭文藝片另外一種跟人接觸的方式?就像我剛才舉的例,到農貿市場所有人都沒認出你,你那個時候心裡面應該特別得意吧?

楊冪:不會,如果是抱著一種我去農貿市場別人沒認出來我很得意的話,我就失去瞭去農貿市場的意義瞭,因為我是去體驗生活的,我不是明星去微服私訪的,而是完全處在我的角度看的這麼一個吸收學習的狀態,我的註意力沒有放在別人會不會認出我來上。

一開始是有這方面的壓力,就比如說自己畫著很醜桃園靜電機租賃的妝,然後去到街上擔心別人會不會看你,然後拍照片發微博什麼的。

我還是希望這個戲第一次跟大傢見面的時候可以是一個影片中的狀態,而不是路人拍的那種照片我覺得會折損掉,但是後來也就不管瞭無所謂,拍就拍瞭,反正再醜的話我網上醜圖多瞭,我也不缺這兩張然後就無所謂瞭。

譚飛:其實你覺得作為演員文藝電影可能也是你心中真正的心水吧,就演一些文藝電影,演一些有挑戰的角色甚至更極端的。

有沒有你特別想演的角色現在沒演的?就特別極端或者說特別分裂的,比那個《逆時營救》還分裂,因為《逆時營救》實際上是三種人格嘛。

楊冪:那你就等著這次看文藝電影吧。

譚飛:有非常讓人驚訝的這種角色嗎?

楊冪:殘疾人但就不說他是哪方面的吧。

譚飛:行,那這個我是驚訝到瞭,還真是讓我感興趣。甚至很多演員說我一輩子就想演一精神病或者演一個特別瘋癲的人。

想不想演瘋癲的或者精神病一類的角色?有沒有這種內心的或者你腦海裡特別想演的角色?

楊冪:因為這次演殘疾人其實也接觸到一些其他的殘疾人,接觸到幾個唐氏的小朋友。

譚飛:唐氏綜合癥。

楊冪:然後那幾個唐氏的小朋友中有幾個是從臨終關懷醫院出來的,你知道臨終關懷醫院是什麼意思嗎?就是去瞭可能就過世瞭,就是準備過世的孩子。

但是他們又活過來瞭,就是從臨終關懷醫院出來的幾個小朋友他們的狀態,因為唐氏他們的肢體或者行為有的時候可能不受控。

這可能就是所謂的一些演員說我想演神經病那樣的一個狀態吧,你不會覺得說那是一個我想演的角色或者怎麼樣,我覺得這次的體驗不是說我演瞭一個多牛的一個文藝片讓大傢看到我不一樣,而更多的是心靈的震撼,這個後面其實有很多故事。

譚飛:明白明白,可能更多細節現在還不好講。

楊冪:現在不能講。

譚飛:我也看得出這個角色肯定是很打動你的。

楊冪:上升到社會問題是要探討的。

譚飛:文藝片它有它的銳度。

楊冪:特別壓抑,很壓抑。

譚飛:我也建議楊冪多上一些這些有銳度的電影。

楊冪:但又不是說我想上就能上的,關鍵沒人找我呀。

譚飛:我聽說雖然楊冪也紅到瞭已經發紫的程度,而且找她的戲很多,但是其實她心目中也有想合作的男演員,比如說張嘉譯老師。

楊冪:非常愛張嘉譯老師。有幾次其實張嘉譯老師也找過我,當時時間就錯開瞭。

譚飛:你是愛他演技的哪一方面?你覺得哪一方面對你來說是可以學習的?

楊冪:不是說可以學習,就是作為女人來說,覺得這樣的男人好帥。

譚飛:這話回答得其實挺好的,這就是人性的回答。

楊冪:對,覺得太帥瞭,太有荷爾蒙瞭。

譚飛:那你是喜歡那種帶書卷氣一點的,比較成熟的?

楊冪:我覺得張嘉譯老師那種痞痞的的那個勁兒是吸引我的。

譚飛:但是人又特好特善良。

楊冪:人又特好,然後就痞痞的那個勁兒、那種節奏。作為一個女性來說覺得張嘉譯老師是一個特別帥的男的,就是這種感覺。

譚飛:行,我們也希望節目讓張老師看到。

楊冪:他知道我很喜歡他。

譚飛:他知道啊!你向他表達過?

楊冪:我跟他和他的經紀人都表白過,他知道這件事。

譚飛:那可能很多觀眾還是第一次知道。問到《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確實太火瞭,這麼火你料到瞭嗎?

楊冪:沒料到,因為大傢一直在發誅仙臺的這件事,就是趕緊跳吧跳吧跳吧這件事,這個沒想到,那段時間大傢都說趕緊跳啊跳啊跳啊,那個時候真沒想到。

譚飛:你覺得火的原因是什麼呢?是IP還是說你跟趙又廷這對CP挺吸引人的。

楊冪:首先我個人看完小說,我不否認的一點是,我知道我要演瞭我才去看的小說,然後就非常愛這個小說,因為她不傻白甜、不綠茶、不白蓮花,然後他們倆的故事還挺好看的,包括整個班底一出來我就覺得是在認真地做事。

我跟趙又廷因為之前不認識嘛,然後可能他也是比較謙虛,不是說他客套啦。

譚飛:禮貌吧。

楊冪:對,比較有禮貌的,然後我想盡快地跟他熟起來,然後前段時間就是第一個月,導演也希望我跟又廷能夠盡快地熟悉起來的時候,他就每天拍非常少的量,可能就一兩頁紙然後就是一條讓我們拍十幾遍吧。

譚飛:培養醞釀情緒。

楊冪:醞釀情緒。經常讓我們倆聊天、跟我們倆溝通,類似於這種,你們現在是一個什麼階段啊,就整個劇組是非常認真地在做這件事兒。又廷也特別好。

譚飛:所以剛才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整個戲的拍攝是很認真的,而且對情緒的醞釀是充分的,所以觀眾可能看到有時候的一種情緒爆發會覺得有代入感。

楊冪:對,因為整個劇組的氛圍非常好,整個劇組沒有耍大牌的,沒有事兒多的,覺得整個劇組從制片人、導演、演員,大傢都是在認真地做好一件事兒,沒有人特別事兒特別麻煩,我覺得心特別齊。

譚飛:再講到你的這個《真正男子漢》。其實我是挺喜歡的,我覺得裡面的你很真實,特別是接到跟糯米通話時的那顆眼淚,因為我也是孩子的父親我特別能體會。

就是你講講那種真情流露吧,因為其實我覺得那個點是那一季節目最大的一個記憶點。因為自己那麼忙有一個孩子又不能在身邊,作為一個天天得工作的媽媽其實是很難受的。

楊冪:我當時其實是不想在節目上打這個電話的。

譚飛:但這是劇組要求。

楊冪:哈哈,對。

譚飛:其實你寧願量身高都不願意打電話?

楊冪:對的,寧可卸妝卸一萬遍也不想打這個電話。

譚飛:但是當時打的時候及時反應就是一瞬間。

楊冪:我是不想打這個電話,我私底下可以打。我不想在節目上打這個電話其實是因為我覺得作為藝人來說,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隱私瞭。

每天在哪兒、坐飛機到哪兒、幹什麼,一睜眼通告,我甚至住在哪個房間,然後我回趟傢後面可能都有狗仔的車在跟,然後我沒有任何的空間,我都不能去吃個飯,我去吃飯別人拍到瞭。

就我的身邊都不能有直男,我但凡跟直男去吃個飯就怎麼著,就是大傢劇組的好朋友都必須要叫一堆人一起,我已經是這樣的一個狀態瞭。

前段時間在橫店就是第一天我在劇組拍戲的時候,制片人請我跟小天(阮經天)我們一起吃個飯,我們吃完飯下樓,對面就是我們的酒店,然後我們都還要分開走,小天(阮經天)說沒事我在門口等著,你先進去,我再進去。

我們的生活已經是這樣瞭,我覺得就不要再涉及到傢裡瞭,傢裡的事情就放在傢裡吧,就當成是我最後保護我的隱私吧。

而且我也希望小朋友你別覺得自己不一樣,你跟任何小朋友都一樣,你做錯瞭事情就是要被老師罰,摔倒瞭麻煩哭完瞭你要自己站起來。

以後傢長不可能永遠在你身邊,你跟任何小朋友都是一樣的,留的作業你必須要完成,沒做對的事情就是要接受批評。

你不要因為有人拍你或者怎麼樣你就覺得自己不一樣,不要讓他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覺得這一塊兒就千萬不要碰瞭。

譚飛:明白。所以我覺得《繡春刀·修羅戰場》裡面你是用瞭文替的,我看《繡春刀·修羅戰場》最後一個文替,我不知道用的哪一塊兒,是不是用的手這一塊兒?

楊冪:文替應該沒有吧。

譚飛:那我看後面字幕上寫瞭一個楊冪文替?

楊冪:現在的替身都是那種,就是幫你打光的時候站位置,或者可能比如說一些危險的鏡頭或者是落水的那種全景,類似於這種可能會有一些是用到替身的。

譚飛:包括你裡面的這個騎馬?

楊冪:騎馬肯定不是我自己。

譚飛:那種高難度的翻馬什麼的不是你自己。

楊冪:那個肯定不是,就快騎馬的那些我有些也做不瞭。

譚飛:你是那種比較騎得慢的那種?

楊冪:對,比如說狂奔的那種,騎馬在那個懸崖上狂奔的我也做不瞭。

譚飛:那你自己有沒有一個一般用替身的一個標準呢?就是什麼情況下自己堅持完成?什麼情況下你說我確實不行我得用替身?

楊冪:不是,我聽劇組的,我自己沒有要求。

譚飛:聽劇組的安排,就不會說我刻意說哪個戲這個替身來完成?

楊冪:不會,劇組肯定會有他們的要求。比如說我們現在拍這個打戲如果空中360度,我覺得這種就肯定是替身嘛。

但是一般的他們會問你這個動作你能不能做,比如踢腿或者一些套招你能不能做,能做就你來做,然後如果實在是有一些是高難度我做不瞭的,就試瞭幾次可能完成效果都不好的,對於戲來說那他們可能就會用替身類似於這種。

我聽劇組的。

譚飛:但一般情況下就是說你能做就自己做,但是如果說這太難瞭或者說這有危險,你不做然後就讓劇組來安排人做?

楊冪:聽導演的。

譚飛:聽導演的,看導演的藝術判斷。

楊冪:對,聽導演的。我覺得導靜電機出租演最大。

譚飛:導演比老板都大啊?

楊冪:甩鍋給他。

譚飛:好,我們再講到一個詞。因為這個社會老在說一個詞,其實我倒覺得這詞挺不雅,叫小鮮肉,那麼前段時間在上海···

楊冪:說我嗎?

譚飛:你是小鮮花不是小鮮肉。就有人說好像現在有一些小鮮肉,當然不說具體名字,就好像拍戲時候不認真或者說老軋戲,或者有些戲就是能自己來完成都不完成的。我想請楊冪聊聊對這種事的一個看法?

楊冪:我沒碰到過。

譚飛:你自己是沒碰到過?

楊冪:都還挺敬業的我覺得。

譚飛:就是沒有傳說中的那麼那個,就是因為老是聽到一些各種江湖傳聞,當然我覺得傳聞可能···

楊冪:那我的各種傳聞還多瞭呢,我覺得不用理這種傳聞,怎麼可能呢,能自己拍肯定就自己拍,肯定是有特殊情況或者是有劇組的安排吧。

我前段時間還在《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的那個替身的事件也不同樣是莫名其妙的,因為可能類似於光替或者怎麼樣,就是傳有替身的。可能這個替身出來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誰,就類似於這種。

譚飛:光替就相當於說我做這個采訪··台中靜電油煙處理機出租·

楊冪:我在坐之前,有個人在這兒然後打光。然後就是可能身高或者什麼跟你差不多的,然後好瞭就是光已經打好瞭,說你可以來瞭然後我就來瞭。可能光替的作用是這種,就是所謂替身的作用可能是這種。

譚飛:好,人傢都說作為一個成功演員你必須跟幾個大導演合作,比如說馮小剛、張藝謀、陳凱歌,但現在還有新的大導演,但好像你的藝術履歷中是沒有的,聽說當年是差點上《搜索》也差點上陸川的《王的盛宴》,為什麼會失之交臂呢?

楊冪:其實這兩個事情雖然已經過去這麼多年瞭,但就是因為已經那時候已經簽瞭其他的戲瞭,而且我覺得契約精神吧。

而且當時陸川導演的那個戲的發佈會開機我都去瞭,但完全就是因為它的周期拖得太長瞭,而且我當時已經是簽瞭其他的電視劇瞭。

可能就是大傢溝通上檔期的原因,但這個事兒不復雜,我跟陸川導演現在還是好朋友,他還給我看各種劇本,楊冪我最近有一個劇本給你看。

就是沒有江湖傳言的那麼邪乎。然後因為陸川導演這個事,那時候還說我跟霍思燕怎麼著,她剛才還在朋友圈發瞭一個去看《繡春刀·繡羅戰場》,還跟我說麼麼噠呢,沒有大傢相互傳聞的那麼邪乎。

譚飛:那對沒有跟這些大導演合作你自己心裡有沒有遺憾呢?因為其實對大導演來說,可能對演員的演技的提升會更高吧。

楊冪:我覺得順其自然吧,是你的就是你的。然後我覺得還是有機會吧。

譚飛:不會刻意去說我一定要?

楊冪:就順其自然吧。

譚飛:對,你自己也說你沒有規劃,現在三十而立瞭,有沒有想過其他職業規劃?因為好多人都說我去當導演吧、我去當制片人吧,你有沒有這樣的規劃呢?

楊冪:暫時不想也不排除,但先就這樣吧,而且剛才聊到也是大導演的問題嘛,特別尊敬他們,然後也覺得有機會希望可以跟他們合作,但可能就還是順其自然吧。

不強求而且包括這次規劃說你想不想以後做這個那個,我覺得也是順其自然吧,反正我走到今天,我覺得如果我能爭取的話我一定會努力爭取。

但我覺得失之交臂瞭那就可能不是你的,也不會覺得可惜,那就繼續走好接下來的路。條條大路都能走,不一定通羅馬反正都能走,怎麼著都是走。

譚飛:再問到一個話題,因為可能這裡面最集中的就是針對你的狗仔文化,因為你是常年被狗仔隊跟蹤的,那麼現在知道國傢有些號封瞭嘛,你怎麼看呢?

因為狗仔也有人說他也有他存在的必要,因為好像這個圈也需要監督。你是怎麼看狗仔文化的?就是因為你這方面確實肯定有很多發言權。

楊冪:我覺得監督歸監督,但是不要以訛傳訛,我覺得這樣非常不好,而且是作為公眾影響力那麼大的一些媒體來說,我覺得不要去說一些不負責任的言語,我覺得傷害會比較大,有的時候會不厭其煩。

包括大傢會對你的一些行為進行一些過分解讀的時候,我也會覺得不舒服,可能事情並不是這樣的。

就比如說前兩天我還在機場見到我的老師,可能又一堆人出來罵,怎麼拉老師作秀,我說不是我拉老師作秀,我隻是在機場見到我的老師,跟我老師擁抱瞭,然後打招呼很開心,畢業瞭那麼多年也沒見到他們。

就類似於這種以訛傳訛或者奇怪的解讀會讓我覺得是比較不舒服。

譚飛:就你對那種捕風捉影或者叫斷章取義···

楊冪:對,就確實已經很影響正常生活瞭,非常簡單,就是你可能跟正常朋友去聚餐,吃個飯你都不敢單獨去吃,你可能要叫一堆人,就別說看電影瞭,根本不敢去怕嚇死瞭,就是隨隨便便一個人拍一張照片,發到網上都是解釋不清楚的,沒有必要給自己造成這樣的影響。

但其實誰沒有正常的說異性朋友,社交或者說是放松,或者其他活動呢?因為去趟KTV或者是吃個飯看個電影可能對於我們來說都是奢求。

譚飛:那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就自己帶個大口罩到電影院看自己電影嗎?有過這樣經歷嗎?聽說好多演員都喜歡這樣,深更半夜沒人瞭,十一點午夜場我去看一看。

楊冪:其實你說我們工作已經很累瞭,拍戲有時候可能一天的工作量也非常大,密集度十三四個小時也都有,已經很累瞭,收工瞭連去個電影院都要小心翼翼的,其實也挺麻煩挺不方便的。

譚飛:所以你內心還是感受到狗仔給你帶來的人身上的一個幹擾?

楊冪:我理解他們的職業,就是大傢相互尊重,但是不要以訛傳訛。

譚飛:再講到粉絲文化,因為都知道楊冪的粉絲是非常多的,但是我最近也老接受一些欄目采訪就是說,譚老師你怎麼看現在有些粉絲就非常瘋狂,比如攻擊這個團隊不專業,攻擊這個團隊安排的活動,還有點評自己的這個偶像,就是你怎麼看?就是因為中國的粉絲有種說法叫腦殘粉,對於這種有些什麼看法嗎?

楊冪:我覺得其實可以理解,因為他們做的這些事情包括一些可能會過激的行為,可能都是為瞭一人好,為瞭我的idol好,我的idol大大這麼努力你們都知道嗎,就應該是為瞭idol好,但是術業有專攻,他們也可能看不到一些實際背後的突發狀況。

因為我覺得對於我來說,公司有公司的判斷,我覺得粉絲的一些行為一定都是出於愛,那我覺得可以理解,但是我覺得不要有過激的行為。

譚飛:就網絡暴力你怎麼看呢?因為最近有一個演員演瞭一個小三的角色。

楊冪:我知道這個事。

譚飛:就吳越嘛。然後一堆人跑去攻擊,她被迫關掉瞭評論。這種情況現在好像愈演愈烈瞭,你怎麼看這種行為?因為有時候鍵盤俠真的是很可怕,你都不知道他在幹什麼,他是誰,在哪兒。

楊冪:說明《我的前半生》真的很火啊。

譚飛:你這反應怎麼這麼腦筋急轉彎,或者說明吳越演得太好瞭是吧?

楊冪:演得好呀,也說明《我的前半生》也很火呀。

譚飛:那你覺得有什麼方式能夠滅掉這種網絡暴力嗎?因為實際上司法介入大傢都在提,很難的因為找不到。

楊冪:他們這麼專業的人都滅不掉,幹嘛讓我滅,我就更滅不掉,我有這麼大本事就不會有人罵我瞭。

譚飛:你覺得滅不掉就別滅,咱把事兒做好,做出來他總有一天···

楊冪:也不會,你說吳越做錯什麼瞭,她是做好她的工作,做好演員的本職工作。我是網絡暴力早一批深深的受害者,對於我來說,現在雖然被傷害著但是已經習慣瞭。

我從來不拉黑我也不關評論,那你就罵吧,但罵來來回回也就這些詞嘛,說實話也沒點新鮮的。

我不是在挑釁你們,各位黑子我沒有在挑釁你們,就已經很可以瞭不要再努力瞭,除瞭收錢的黑以外,那你說為瞭生活我可以理解,如果你們又沒拿錢就別幹損人不利己的事瞭。

就奉勸各位黑粉,收錢的那你拿錢瞭那單說。錢我也沒撈著是吧,但是我覺得說如果沒拿錢的話就別這樣瞭,沒意義也傷害不到我。

譚飛:行,那今天就跟楊冪聊那麼多,也希望大傢關註楊冪的《繡春刀·修羅戰場》,那裡面的楊冪,反正我可以講是跟我以前看到的她都不一樣,謝謝你!

楊冪:謝謝譚飛老師,謝謝!

5971b4bf7a1173700486a2571

整理者:伍肆的橙子IDo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一川抽水肥清理行|台中抽水肥|台中市抽水肥|台中抽水肥推薦|台中抽水肥價格|台中水肥清運
X戰警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專業網|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比較|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推薦|多鏡頭行車紀錄器影片
台中抽水肥專業網|台中抽水肥|台中市抽水肥|台中抽水肥推薦|台中抽水肥價格|台中水肥清運
台灣靜電機批發工廠|靜電機|靜電機推薦|靜電油煙處理機|靜電油煙處理機推薦
優美環保科技工程-靜電機,靜電機推薦,靜電機保養,靜電機清洗,靜電油煙處理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VCzpOORa 的頭像
rVCzpOORa

七逃人的分享日記

rVCzpO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